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加拿大军人在香港受虐:加拿大日裔被囚集中营美女做僾动态图片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7-05-14

推荐相关文章:

特稿:危险的美日军事优先倾向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刊出题为《特朗普重用军人引起警惕》一文。这篇发自华盛顿的文章指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任用多名军人执掌国防部等政府关键部门,“这

海军抵达加拿大展开友好访问亲当地时间12月15日上午,刚刚结束对美国友好访问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抵达维多利亚港,开始对加拿大进行为期5天的正式友好访问。这是中国海军舰艇时隔10年再次访问

(原标题:国籍与种族,哪个更重要)

null

加拿大西海岸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有一座山叫做Mount Manzo Nagano,中文可称作永野万藏山,其名称却是用来纪念1877年,第一个踏上加拿大国土的日本人——永野万藏。

null

日本、美国、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null

永野万藏山,离温哥华以及温哥华岛倒是很近

null

无比壮美的Mount Manzo Nagano

永野万藏出生于1855年的长崎,正好是美军将领 佩里 率领黑船,打开日本国门的次年。

null

1854年1月,美国海军将领 马休·佩里 率领九艘军舰驶入江户湾;幕府诸臣无计可施,被迫与美国缔结《神奈川条约》,打开国门。

null

日式的黑船妖怪……

也许他真的是一位生在明治维新后的新世代,为日人迁移加拿大跨出了第一步。

null

永野万藏,摄于1910年12月

1877年,永野来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维多利亚岛上,成了一名渔夫,而后移至内陆又做起了生意。

随后的20年几间,温哥华渐渐的就出现了一个叫做Japtown的热闹日人聚集区,和华工聚集的Chinatown齐名。

null

Japtown的街头,1901年

与华人劳工被歧视的境遇相比,日人移民在当时受到的待遇相对比较温和,这多与中日两国对待欧美人的态度有关。

日本在“黑船叩关”事件后,曾仿效西方进行全面的政治和社会改革,与中国清末的锁国形象差别甚大。

特稿:危险的美日军事优先倾向和空姐在一起的日子

原标题:特稿:危险的美日军事优先倾向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刊出题为《特朗普重用军人引起警惕》一文。这篇发自华盛顿的文章指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任用多名军人执掌国防部等政府关键部门,“这可能让军方变得更加政治化、政策变得更加军事化”。

美国在亚太的最大盟友日本也不甘寂寞。日本政府本周将批准2017财年预算案,其中防卫预算约5.17万亿日元。这是安倍晋三2012年年底上台以来,日本防卫预算连续五年增长。而安倍政府强推的新安保法今年3月正式实施,将日本自卫队更紧密地“绑上”了美国战车。美日政权以及同盟军事色彩的强化,恐对地区乃至全球的和平稳定带来负面冲击,其在国际事务中可能出现的军事优先倾向值得世人警惕。

特朗普团队“军政化”

迄今,特朗普搭建的新政府国家安全和军事团队中,持鹰派立场的退役将领基本占据要津。他提名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詹姆斯·马蒂斯出任国防部长,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约翰·凯利执掌国土安全部,前国防情报局长迈克尔·弗林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这还只是开始。特朗普还提名陆军出身的麦克·庞贝执掌中央情报局,任命海军上将迈克尔·罗杰斯为国家情报总监。他挑选的总统高级顾问班农曾在海军任职。特朗普还一度考虑提名因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知名的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出任国务卿。

#p#分页标题#e#

想象一下,如果未来出入白宫、决定美国国家安全和军事外交的是一批军人,他们会对美国乃至国际政治和安全带来什么影响?《金融时报》记者杰夫·代尔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在将军们占据重要地位的特朗普政府,军事途径可能被视为很多问题的解决方法。”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前主席马伦直言不讳地告诉媒体,他担心“(特朗普)政府军事化”。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特朗普让军人从政的“旋转门”门户大开,可能会鼓励个别有其他野心的高级军官去迎合今后白宫的政治需要,甚至在涉及国际安全的美国国内政治决策中发挥更大影响力。

事实上,在奥巴马总统任内,已有一些美国高级将领试图挑战他的国家安全和军事决策权,在一些地区热点和敏感问题上“逼宫”白宫,甚至试图通过政治言论和先发制人的行动造成既成事实,让白宫不得不事后追认。

军人“干政”白宫有先兆

特朗普任用的几名退役将领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职期间都曾公开质疑或批评奥巴马的一些国家安全决策。弗林曾指责奥巴马的反恐政策;曾任美军中央司令部指挥官的马蒂斯质疑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的核问题协议。

美国政治网站曾曝光,在南海问题上,美军一些高级将领与奥巴马政府意见相左。当白宫官员希望慎重处理相关敏感问题时,一些海军指挥官反复主张采取强硬行动加剧地区紧张,其代表人物为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白宫最终不得不警告其中一些人谨言慎行,恪守职业军人本分。

#p#分页标题#e#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朱成虎认为,在地区敏感问题上,不排除奥巴马有时被军队自行其是的行为所“绑架”。他举例说,奥巴马上台后,中美国防部门在有关两军交往的磋商中,中方向美方指出美国空军抵近侦察频发问题,五角大楼的文职官员表示“吃惊”,这从侧面说明美国军方有擅自行动的可能性。

特朗普当选后,哈里斯越发“活跃”。12月14日,哈里斯出现在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的讲坛上,扬言美军将继续在南海展开所谓“航行自由作战”。他还重复了那句几乎已经成为其“好战分子”标签的“语录”:“我们已经做好今晚开战的准备”。

在日本,哈里斯同样非常活跃。2015年5月,自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升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后,这名日裔血统的海军上将与日本军界和政界往来越发密切。据日本媒体报道,哈里斯上任不到一个月,当时自卫队最高阶官员、统合幕僚长(相当于参谋总长)河野克俊专程前往夏威夷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总部,与哈里斯密谈了整整两天,主要议题是美日军方如何在南海合作。而在此前后,哈里斯在东京会见日本媒体记者时表示,“欢迎”日本海上自卫队参与南海巡逻。他同期还拜访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美日军方“勾结”藏隐患

如果说美国军人倾向于主动“干政”,安倍政权则是主动扩大防卫省和自卫队在军事外交决策中的权重。

#p#分页标题#e#

日本自卫队战后创设以来,出于对二战期间军部“暴走”的反省,设置了防卫省(前身为防卫厅)文职官员主导军事决策和自卫队运营的“文官统制”机制。但2014年,安倍政府修订《防卫省设置法》,废除了这一制度,促成自卫队统合幕僚长、陆海空各自卫队幕僚长与防卫省文职高官“地位”对等。此外,防卫省还进行了大规模机构改革,将自卫队的调动权集中到“统合幕僚监部”(参谋总部),军职官员的发言权急剧上升。

从日本媒体每天发布的“首相日程”中也能看出,统合幕僚长等自卫队高层几乎每周出入首相官邸,包括出现在参与者范围极小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

另一令人不安的苗头是,日本军界重新冒出“擅自行动”的不祥之兆。据日本《世界》月刊曝光,2015年夏,当新安保法还在国会审议之际,自卫队统合幕僚监部已制成一份“内部文件”,提出要设立“日美联合司令部”,研究自卫队干预东海和南海的方式。这意味着,自卫队的行动和计划已经跑在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法律出台之前。

#p#分页标题#e#

日美军方瞒着各自政府的“水面下”行动同样令人担心。本世纪初,冲绳《琉球新报》就曾曝出日美军方秘密制定作战计划。2015年4月,日美政府正式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新指针大幅扩大了日本自卫队对美国军事行动的支援范围,并将日美军事合作视野从日本周边扩展到全球。而据日本媒体报道,早在日本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法案出台之前,自卫队和美军已就逾越当时法律界限的军事合作进行过反复计划和推演。

日本山口大学教授纐缬厚指出,自卫队统治层有意将与美军的军事计划纳入日本外交防卫政策之中,暴露了自卫队试图直接介入国家大政方针的用心。类似举动或将驱使日本的外交防卫政策重心转向依赖军事。

(责编:袁蒙、陈建军)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